27
2021-08

量子级联激光器促进生命科学研究

Author:admin

中红外 QCL成像有助于光谱学家分析组织切片和进行药物分析它还能进行呼气分析实现早期疾病诊断,并支持实时无创血糖监测。

昕虹光电为山西大学研究组呼气氨气检测项目,提供来自瑞士Alpes LasersQCL光源以及配套专用激光发射头温控+电流驱动器。我们的应用科学家在QCL应用于医疗呼气检测方面,有丰富的学术研究经验。若您有相关需求,欢迎与我们联系!


原文标题:Quantum Cascade Lasers Boost Life Science Research

作者:PANAGIOTIS GEORGIADIS, OLIVIER LANDRY, ALEX KENIC, and MILTIADIS VASILEIADIS (Alpes Lasers)

来源:Photonics.com

编译:昕虹光电

 

       1971 10 月,Rudolf F. KazarinovRobert A. Suris 提出了“在具有超晶格的半导体中放大电磁波的可能性”[1]。科学界花了20多年的时间来构建利用这一原理的器件1994年,贝尔实验室Jérôme Faist及其同事发表了基于子带间跃迁(量子阱之间导带中的激发态)的激光源第一个工作原型和相关研究结果[2]Faist后来与同事在瑞士共同创立了Alpes Lasers

量子级联激光器 (QCL) 的典型光束轮廓

图一 量子级联激光器 (QCL) 的典型光束轮廓(来源:Alpes Lasers

      自第一个量子级联激光(QCL光源商业化以来,已经过去了20 多年。使用热电冷却在室温下运行的QCL现在无处不在。这些激光器开创了中远红外光谱的新时代。近年来,QCL在稳定性、功率、光谱范围、可调性和整体性能方面取得了许多进步成本逐渐工业界接受。此外,带间级联激光器(ICL)是另一种中红外激光器,QCL一样,ICL中的每个注入载流子都会产生多个光子。ICL 工作原理是基于II型异质结和级联带间跃迁(电子带之间的转移),不同于QCL的子带间跃迁。ICL在较波长上是QCL有效补充,通常在<3.5 µm波长范围内ICL的性能优于QCL

      中红外光谱的发展为光谱学领域创造了各种各样的应用场景,一些利用相干中红外光源的新应用得以在医学和工业中开展,并获得许多革命性的研究成果。就像1970年代初期傅里叶变换红外FTIR光谱设备取代色散光谱仪一样,QCL可以预见正在逐渐取代笨重的FTIR设备

      在QCL的相关研究中受益匪浅的几个关键领域,包括生命科学中的生物学、病理学和毒理学,以及医疗保健和制药行业。随着其激光功率的增加(允许穿透更厚的样品)、稳定性和紧凑性(允许它们部署在临床环境中),基于QCL光谱分析正迅速成为医学研究的先进技术。

      中红外激光用于生命科学和医学领域的几个例子,像是薄组织切片的中红外成像、基于激光光谱学的液体或气体样品分析、生物标志物监测、病原体检测、药物开发分析等应用。QCL 使各种各样的医疗应用得到了改进,从样本的实验室分析到改变游戏规则的常规医疗程序,例如无创血糖监测。尽管取得了很大进展,目前生物医学界尚未充分发挥QCL技术的潜力。


医学影像

      红外成像已经为医学领域带来重大进步。多光谱和高光谱成像技术已被证明对生物分子研究和组织病理学非常有效,并且在测试时间和准确性方面,使用成像来促进医疗干预变得越来越重要。

      目前,我们已经有了成熟的无创红外成像技术,利用红外光谱分析组织和细胞。这些技术当中的一部分使用背反射光(主动)构建图像,其他的方法依赖检测组织由于其温度而发射的红外辐射(被动),由红外探测器感测热发射并产生组织中发射分布的热图。此外,在红外中使用标记成像(labeled imaging[3]已经被视为一种成熟的常规技术存在[4]

      电磁频谱中红外波段的使用在临床诊断中的应用范围广泛,从高分辨率和深度分辨的组织可视化,到温度变化(热成像)评估。此外,中红外光谱体外映射在组织和细胞分类的应用取得了显着进展——例如,用于识别癌细胞[5]。然而,在使用中红外光子学进行此类分析,尤其是无标记细胞和组织分类方面,还存在巨大的潜力[6]

      大多数商用中红外成像设备通常受限于有限的波长能力(使用单模激光源),或是低功率导致较低的信噪比(如FTIR显微镜)。每种设备通常都是为特定的医学成像应用量身定制的,因此只针对某特定光谱范围做开发。相较之下,来自维也纳工业大学的Andreas Schwaighofer团队在2017的一篇论文Quantum cascade lasers (QCLs) in biomedical spectroscopy证明QCL具有明显的优势:QCL可以针对特定目的进行定制,或者同时满足多种需求。

      最近的研究计划旨在通过进一步扩展QCL的能力,以开发功能更全面的中红外成像设备。研发人员希望同时达到FTIR设备的光谱可调性和基于多激光器外腔(External-Cavity)配置的更强信号激光源,在外腔配置中,组合使用了多达六个宽增益激光器。这些器件在可调谐性、精度和功率方面为中红外激光源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能力。


分析

      分析呼出空气的科学,也称为呼吸组学(breathomics)或呼气组学(exhalomics),正在迅速成为医生和研究人员的主流应用。中红外激光特别适合这一新兴领域,因为人呼吸中存在的大多数挥发性有机分子在中红外光谱中具有明显的吸收指纹。

      针对呼气中的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s以及特定气体(例如甲烷、丙酮、CO2 和其他受关注的化合物),可以使用激光光谱分析技术对其进行浓度检测。这些物质是生物标志物,可以向医生传达有关个人健康的大量信息。例如:VOC成分可以揭示炎症,丙酮水平可以提供关于一个人的代谢活动的信息(常用于肥胖研究和监测代谢紊乱),高水平的一氧化氮可能表明哮喘,而一氧化碳水平可以作为一种氧化应激或呼吸系统疾病的生物标志物。

      在过去的10年中,几个研究小组一直在探索呼吸组学,某些医疗初创公司正在利用QCLICL分布式反馈DFB)激光源,对人或动物呼吸进行气体传感。新的激光源例如QCL阵列和光束合并DFB QCL等技术,将使多组分的呼吸分析成为可能,为医生提供更强大的诊疗工具。

 

液体生物标志物分析

      尽管QCL光谱通常与气体传感有关,但QCL也是分析液体的重要工具。由于拥有更高的激光功率,QCL允许分析更厚的样品和更复杂的基质,使其适用于生命科学中的许多应用。

      此类应用之一是基于激光的血液分析,它最近受到了很多媒体的关注,特别是在实时无创监测血糖水平方面。这种开创性的方法使用中红外激光源,可以实时透过光谱监测葡萄糖。这种方法可以减轻糖尿病患者因使用针头定期检查血糖水平而带来的压力。此外,中红外集成光子学进一步改进了现有的小型化、可穿戴设备,能够执行连续测量,为医生提供可用于个性化治疗的数据。

       中红外激光在血液分析中的一项新用途是检测神经退行性疾病,例如阿尔茨海默氏症和帕金森氏症。通过专注于可在中红外光谱中检测到的一特定生物标志物[8],医生可以使用 QCL光谱分析技术,远在可识别的症状出现之前提前8年预测疾病的未来发作。起始于疾病早期药物治疗会更有效,因此这些信息很有价值,甚至可能促进疾病的预防。

      尿液是另一种可以分析生物标志物的液体生物样本(图二)。因为样本易于获取且相关检测的实验室技术丰富,尿液分析被广泛使用,最重要的是,尿液中存在的细胞成分、蛋白质和各种分泌物反映了一个人的代谢和病理生理状态(图三)。医生要求进行尿液分析的原因有很多,包括进行常规医学评估、评估特定症状、诊断医疗状况(例如尿路感染和未控制的糖尿病)以及监测疾病进展和对治疗的反应(例如肾脏疾病和糖尿病)。

QuantaRed Technologies基于QCL的尿液分析仪

图二 QuantaRed Technologies基于QCL的尿液分析仪,具有两个由Alpes Lasers开发的组合DFB QCL。该分析仪是在NUTRISHIELD项目中开发的,获得了欧盟地平线2020研究和创新计划的资助(来源:QuantaRed Technologies GmbH

Alpes Lasers开发的DFB QCL合路器

图三 Alpes Lasers开发的DFB QCL合路器。该组件已成功集成到尿液分析仪和基于光子学的检测模块中,用于分析水质,特别是用于检测细菌。该模块是在WaterSpy项目中开发,获得了欧盟地平线2020研究和创新计划的资助(来源:Alpes Lasers

      使用QCL的分析设备能够根据中红外光谱分析结果直接量化尿液中的主要成分,如尿素和肌酐。QCL技术还可以检测酮类、葡萄糖和蛋白质。这些生物标志物的浓度升高可以作为各种疾病和病症的早期指标(图四)。

多激光系统中光束组合器的各种元件 

图四 多激光系统中光束组合器的各种元件,包括高热负荷外壳中的 QCL(LR)、反射镜 (M)、窗口 (W)、二向色分束器 (P) 和调节螺钉(x) (y)(来源:Alpes Lasers

 

结语

      随着QCL领域的高速发展,包括多激光器外腔、超可调设备,或者在不久的将来开发的QCL频率梳应用,可以期待的是QCL将为生命科学领域带来大规模的进展。

 

参考文献

1. R.F. Kazarinov and R.A. Suris (1971). Possible amplification of electromagnetic waves in a semiconductor with a superlattice. Sov Phys Semicond, Vol. 5. pp. 707-709.

2. J. Faist et al. (1994). Quantum cascade laser. Science, Vol. 264, Issue 5158, pp. 553-556.

3. D.M. Gilmore et al. (2013). Effective low-dose escalation of indocyanine green for near-infrared fluorescent sentinel lymph node mapping in melanoma. Ann Surg Oncol, Vol. 20, Issue 7, pp. 2357-2363.

4. Quest Medical Imaging (2021). Applications of the Quest Spectrum fluorescence imaging system, www.quest-mi.com/promising-applications.

5. S. Pahlow et al. (2020). Application of vibrational spectroscopy and imaging to point-of-care medicine: a review. Appl Spectrosc, Vol. 72, pp. 52-84.

6. S. Mittal and R. Bhargava (2019). A comparison of mid-infrared spectral regions on accuracy of tissue classification. Analyst, Vol. 144, Issue 8, pp. 2635-2642, www.doi.org/10.1039/c8an01782d.

7. A. Schwaighofer et al. (2017). Quantum cascade lasers (QCLs) in biomedical spectroscopy. Chem Soc Rev, Vol. 46, Issue 7, pp. 5903-5924.

8. A. Nabers et al. (2018). Amyloid blood biomarker detects Alzheimers disease. EMBO Mol Med, Vol. 10, Issue 5, p. e8763, www.doi.org/10.15252/emmm.201708763.

 

原文链接

https://www.photonics.com/Articles/Quantum_Cascade_Lasers_Boost_Life_Science_Research/a66831


相关链接

1. TDLAS及QCL技术简介

2. 为什么中红外波段如此重要?


上海昕虹光电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14038530号 sitemap